袁家村沒有秘密

擴張是生命衰亡的開始。村莊,品牌,都有生、長、壯、老、已,壯年以后是老年,誰都擋不住,只能交給文化,去完成傳宗接代。

很多人分析袁家村喜歡長篇大論,不知其要,流散無窮。

先來打倆比方,看懂比方,就看懂一半的袁家村了。

袁家村是鄉村超市。如何理解呢,我們都在城市里趕超市,商街,shoppingmall。城市里的shoppingmall是幾層的,琳瑯滿目,是把商戶集中在一個mall里,而袁家村是把所有的商戶集中在一個村里,把多層的立體的mall,延展成有自然高差的,限制在某一條街或幾條街。在街上展示他們的商品,有即食的,有可帶走的,有當時就可以現場訂購郵寄的,有接受訂單生產后來發貨的,除了吃的喝的可互動可體驗還有住的。這個鄉村超市定位是西安為主的城市周邊游客群。假如沒有西安這樣的千萬人口市場做后盾,很難想象。

袁家村是中間供貨商。袁家村生產的原料,不是本村生產的,他們只是中間商,他們都是關中物產的銷售員和店鋪。現在袁家村的原料來自全國各地。他們不是關中產品和全國產品的生產商,只是關中產品和全國產品的供貨商和代言人。袁家村靠的是品牌、是IP、是品質保證。倘若攤子大了哪天出問題,第一大問題是食材健康和品控的問題。

袁家村是資源集成商。就像組裝一個電器一樣,袁家村是集成的,他們每個人的分工明確,定位清晰,集體協作,把一個村子做成鐵板一塊,是在做最大的資源集成。如果未來存在失控,那絕大部分是集體知識水平、人才儲備和金融增殖的不平衡。

下面搞清楚袁家村成功的原理,就看懂另一半的袁家村了。

袁家村的根本有三件武器:農民合作社、集體企業、運營平臺。

這個與人民公社、集體所有制、供銷社如出一轍,分別對應的是農、工、商。農的部分是把農民組織起來,最大化組織,工的部分是合理分工和生產,最優化產能;商的部分就是交換和售賣,最大化收入。

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資源變資產,“三變”思維調動所有農民的積極性,人人做老板,賣東西就是給自己打工,所以大家拼命干,努力干,好好干,干多了都是自己的收入,無限地放大了所有農民的積極性。

袁家村人力組織的三層結構:郭占武做領導層,宰建偉等做管理層,全體村民做執行層,活脫脫的一個君、臣、民的三層治理結構。我們在宣傳上聽到最多的是郭占武這樣的帶頭人的聲音,實際上這是全民皆兵的典范。也是最傳統的中國管理文化的生動體現。我們單獨強調帶頭人或者單獨說全民參與都是不對的,不管是企業還是政府都是領導、管理、執行的三層結構的。

諸如郭占武的爹給郭占武留的有形的和無形的資源資產,選發展吃的作為突破路徑,選仿古商業街作為售賣場景搭建,商街窄窄的可以塑造人擠人的感覺,一條主要小吃街加回民街等作為發展延展區,泡大碗茶看土戲,吃油潑辣子面,這是具體的發展落地有利內容,需要好好利用、千錘百煉和不斷實驗的。這些多數都是顯的內容。成功原理和組織結構是隱的內容。

天下之怨有三:君怨無才可用,臣怨無君可侍,民怨無業可立。袁家村解決了三怨,就走向成功了。

袁家村出省推廣“+袁家村”模式和進城開店是不可控的,因為產品品控、人才素質、金融增殖這幾方面的補位和補給是很難的,尤其出省模式不可控,開店風險還小一些。

不過,擴張也是生命衰亡的開始。村莊,品牌,都有生、長、壯、老、已,壯年以后是老年,誰都擋不住,只能交給文化,去完成傳宗接代。

所以說袁家村沒有秘密,只是袁家村這三個字帶來的壓力和榮譽都越來越大,越來越沉甸甸的。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洪仁同道”,作者:洪仁,原標題:《袁家村沒有秘密。》。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