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負債、虧損、虎鯨抑郁風波,海昌海洋公園如何走入“下一個時代”?

凈利潤下滑、補貼降低、IP乏力……海昌海洋公園越來越多問題開始浮出水面。

前不久,廣東茂名市浪漫海岸旅游度假區二期工程暨海昌海洋公園項目正式啟動,這是海昌主題公園首次落子廣東,其全國性戰略布局也因此得到進一步完善。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項目啟動的幾個月前,海昌再度因“虎鯨問題”遭到全民聲討。

在當時,有網友爆料稱上海海昌海洋公園其圈養虎鯨出現嚴重刻板行為或為抑郁前兆。隨后,社交媒體掀起新一輪“海昌批斗會”。

海昌方面雖未就事件作出表態,但對于新項目落地勢必會蒙上一層陰影。

2014年成功登陸香港交易所的海昌海洋公園目前是中國最大的海洋主題公園開發運營商,在大連、青島、天津、煙臺、武漢、成都、重慶、上海及三亞落地運營10個項目以及1個位于鄭州的在建項目。

如果從表面來看,當下海昌海洋公園風光無兩,尤其是在上海旗艦項目開業之后更是一度被譽為可以比肩Seaworld的世界級海洋主題樂園。

但事實上,這家發跡于大連的主題公園運營商當下日子過的十分掙扎,在經歷虎鯨丑聞的同時還要面對高達140%的負債率以及不斷臨期的借款。

此外,凈利潤下滑、補貼降低、IP乏力……越來越多問題開始浮出水面。

虎鯨現抑郁癥狀,海昌遭遇全面聲討

事實上,對于海昌海洋公園來說,遭到全民討伐已是家常便飯,只不過在最近2年內愈發頻繁。

旗艦項目上海海昌海洋公園開業之時,無數從業者、海洋環保人士、動物保護協會

多次提醒海昌方面虎鯨表演可能會為虎鯨帶來無盡痛苦。

遺憾的是,在利益和道德之間海昌選擇了前者。

大約8個月后,我們不愿見到的一幕還是發生了,多位網友在社交媒體爆料稱,上海海昌海洋公園其圈養的虎鯨已經出現了嚴重的刻板行為或為抑郁癥狀。

除此之外,也有細心的網友發現虎鯨身體出現多處傷口、牙齒脫落甚至背鰭坍塌等問題。

而通過公布于網絡的圖片也不難發現,當下海昌圈養虎鯨的環境與坐牢無異,無助的虎鯨游蕩在宛若牢房的泳池中,這場景著實讓人心痛。

還需要了解的是,虎鯨是高智商動物,海洋自然條件中虎鯨的平均壽命為80-90歲,幾乎跟人類相當,而處于圈養環境下的虎鯨會發生嚴重抑郁等其他疾病且只能存活10到20年。

面對輿論持續發酵海昌并未做出任何回應,無奈之下大批網友決定向國際有關組織進行聯名上訴。

事實上,網友的“激進”絕非過度緊張,此前曾有虎鯨因圈養導致抑郁進而發生連續殺人事件。

紀錄片《黑鯨Black Fish》正是以“Seaworld”海洋主題樂園的“殺人鯨”Tilikum 為故事原型,深入海洋館,采訪馴獸員及捕獵者,重新整理出Tilikum的“犯罪事實”,向公眾揭露了“Seaworld”違背虎鯨天性圈養虎鯨的行徑。

該片的上映引發全美熱議,后在輿論的重壓之下,美當局出臺相關法國要求,“Seaworld”禁止在加州繁殖、圈養虎鯨,禁止樂園利用虎鯨進行娛樂表演”。

目前,“SeaWorld”正在逐步停止虎鯨表演。

當下的上海海昌海洋公園與彼時的“Seaworld”并無兩樣,為了獲取更多客源與利潤,選擇與社會大環境背道而馳。

那么,為何海昌海洋公園在輿論重壓下仍不愿與“虎鯨表演割席”?

這背后反映出的正是海昌對于海洋動物表演的依賴,這個以海洋文化旅游為主打的主題樂園運營商其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海洋動物表演,而虎鯨則是其中的王牌。

毫不夸張的說,至少有90%以上游客均是為了觀看虎鯨表演才選擇海昌,而這一觀點在社交媒體的評論中也得到了印證,“虎鯨表演非常棒,其他真是爛的一塌糊涂”觀點如此犀利的評論不計其數。

虎鯨表演固然精彩,但必須要承認的是,在這精彩表演的背后的代價是海昌海洋公園對于虎鯨無情的囚禁與虐待。

物業收入歸零、債務激增至139.9%

那么,選擇與民意背道而馳的海昌又是否在營收中取得了滿意答卷?

根據此前海昌海洋公園發布的中期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海昌海洋公園營收為10.87億元,同比增長64.9%。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營收大幅增長的情況下凈利潤竟出現斷崖式下跌,期內歸屬母公司擁有人凈虧損9349.2萬元。

對此,海昌方面解釋稱“盈利轉虧是由于主題公園營運受季節性影響。”

與其他主題樂園不同,海昌目前旗下多家主題樂園均為全室外樂園,這類主題樂園受季節影響較大,在一年之中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正常營業,例如大連發現王國每年只營業8個月。

但即便如此,在凈利潤在一年時間內下降212%的情況下,仍用這個理由來解釋似乎有些敷衍。

有網友在社交媒體中評論道“不就是過個春節嘛,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世界末日了呢。”

此外,在中期財報內,海昌還釋放了一則重要信號。

報告期內,海昌海洋公園物業發展收入歸零,這意味著在實行輕資產模式后,配套地產已經無法為海昌在營收層面提供助力,所有收入均來自主題公園。

事實上,海昌物業收入早在2018財年就已呈現收窄狀態,2018年同期物業發展收入為4.4億元,較上一財年縮減29.5%。

負債方面,截至2019年6月30日,集團負債率已經高達139.9%,該數字在2018年年末為135.7%,那么也就是說當下的海昌海洋主題樂園處于資不抵債的狀態。

對此,海昌方面表示,凈負債比率有所上升主要是由于2019年上半年貸款本金增加所致。

事實上,海昌方面貸款不斷增加,正是為上海、三亞兩大項目持續輸血,據接近海昌人士介紹這兩個拳頭項目在投資以及開業時間上均超出了海昌預算,為了使項目盡快落地,海昌不惜一切代價。

盡管連續兩期財報均遭到重創,但海昌方面仍對企業前景充滿信心,針對負債率激增等負面信息,財報內容則表示“符合管理層預期。”

那么這樣來看,海昌為了能夠使三亞、上海兩個項目盡快落地運營,幾乎押上了全部身家同時也讓企業處于危機環伺左右的境地。

運營模式屢遭質疑,前路充滿不確定性

面對未來,海昌已經堅定了輕資產輸出模式。海昌海洋公園行政總裁王旭光在接受媒體采訪中也多次表示未來將會加大輕資產模式布局。

事實上,海昌早在2015年便開始探索輕資產運營模式。近年來,先后與碧桂園等多家房企簽訂合作計劃。

今年上半年,海昌海洋公園整合原海昌文旅院及原管理輸出團隊,成立海昌文旅事業部,打造輕資產業務載體與平臺,構建“海昌文旅”輕資產品牌。

報告期內,新增管理輸出合同4份,截至目前,落地22項輕資產項目,已簽約合同共計49份,累計合同總額近5億元。

海昌轉型輕資產模式這不讓人感到意外,放眼全行業,似乎只有輕資產模式才是國內主題樂園企業唯一出路。

眾所周知,國內主題樂園存在IP影響力有限、主題樂園存在投資大、回收成本周期長且需要持續投入等問題。

因此,自行開發建設主題樂園對于絕大部分企業來說是不可承受之重,這一點海昌更具發言權,在轉型輕資產模式之前,海昌自建主題樂園數量高達8個,拋開前期投入不談,每年主題樂園的維護費用就足以稱得上天文數字。

除此之外,被海昌方面寄予厚望的的“二銷收入”實際上并未能為營收帶來助力。

財報信息顯示,上半年海昌海洋公園門票收入 7.37億元 ,食品飲料收入 1.31億元 ,商品銷售收入0.48億元 ,園內游樂收費收入 0.57億元,酒店運營收入 0.35億元 ,咨詢、管理及游樂收入 0.23億元。

從數據來看,海昌海洋公園的非門票收入為32%,較2018財年提升5%。

盡管與迪士尼相比仍有差距,但對于國內企業來說這個成績稱的上優異,或許這也是在連續兩期財報遭遇打擊后唯一的小確幸。

但事實上,如果將數據拆分則可以發現,非門票收入中來自二銷的收入十分可憐,其中,占比最高的是食品飲料收入占12%,周邊商品及游樂二銷僅占5%,而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海昌的IP薄弱。

面對未來,如果海昌想要在輕資產輸出、在二銷中有所作為就勢必要在提升IP吸引力同時塑造良好品牌形象。

同時也必須要強調的是,未來海昌需要面對的挑戰絕不僅僅于此。

今年3月1日,上海長風海洋世界內的白鯨館停止對外開放,兩只“獻藝”15年的白鯨將被在冰島放歸海洋。

近年來,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出臺鯨豚圈養禁令,我國禁止鯨豚、虎鯨等海洋動物商業化表演已經大勢所趨。

而通過最新的項目布局也不難發現,海昌方面也在嘗試變革,正在嘗試剝離海洋動物表演的主題樂園市場表現如何?例如最新開業的三亞項目就是“特色街區”為核心的主題樂園,但通過各大客戶端的點評來看消費者并不買賬。

假設相關規定一旦落地,沒有虎鯨表演的海昌海洋世界對于消費者來說又有多大吸引力、如何保持市場活力?目前仍是未知數。

另一方面,海昌現在有主題公園的延展性也是一大難題,據前海昌員工介紹當下海昌無論是新項目還是存量項目的土地儲備都極其有限,那么也就是說海昌很難通過其他主題樂園運營商那樣通過開設二期、三期園區以重振項目吸引力。

顯然,沒有消費者愿意為一成不變的表演、過時的游樂設施買單,長此以往海昌主題樂園的吸引力、復游率將越來越低

但對于海昌來說,當下最為棘手的問題就是高負債,這是一個牽扯因素過于龐雜的問題,客流量、非門票收入、未來投資計劃……

簡單的說,海昌當下的債務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如果海昌能保證經營現金流正常這顆炸彈或許永遠不會爆炸,反之則會把海昌炸的粉身碎骨。

中國主題公園研究院院長林煥杰表示:"這一超過100%的負債率數據確實比較危險,在主題公園領域也很少有這種情況,高負債要如何平衡、怎么填補,如何保證有大額資金及時進場都是其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負債高壓態勢在海洋主題公園板塊已經成為普遍性難題。在內地海洋主題公園市場,除了海昌外,只有大連圣亞、長隆海洋王國等規模較大,雖然競爭并不激烈,但大連圣亞也存在資金困境,頻繁通過定增的方式融資,而長隆海洋王國的盈利問題也一直被業內詬病。

所幸的是,近階段海昌暫無大額投資計劃,面對未來,只要能夠保證營收持續增長,降低負債實現扭虧為盈就是時間問題。

不過從行業發展來看,海昌海洋公園緩解債務壓力道阻且長。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作者:馬克李,原標題:《高負債、虧損、虎鯨抑郁風波,海昌海洋公園如何走入“下一個時代”?》。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