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頻繁的關聯交易難解流動性困局

自海航集團流動性危機爆發后,集團內部關聯交易增多,凱撒旅游在自身業績并不理想的背景下入股海航酒店,背后原因或許不止“戰略合作”那么簡單。

近日,凱撒旅游(000796.SZ)宣布擬以7.85億元的價格購買關聯方海航旅游旗下海航酒店控股集團(以下簡稱“海航酒店”)10.09%的股權。同時,雙方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建立全面戰略合作關系。

由于此次股權交易是凱撒旅游通過購買同為海航旅游旗下子公司的北京海鴻源所持有的海航酒店10.09%的股權,因此構成關聯交易。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自海航集團流動性危機爆發后,集團內部關聯交易增多,凱撒旅游在自身業績并不理想的背景下入股海航酒店,背后原因或許不止“戰略合作”那么簡單。

海航酒店20億發債被終止后,凱撒旅游馳援

在海航集團流動性危機爆發后,同屬于“海航系”的凱撒旅游與海航酒店均出現業績下滑。對于此次入股海航酒店,凱撒旅游方面公開表示,此舉將進一步增強其在國內旅游市場上游旅游資源的掌控力,助力公司打開國內旅游市場,并加大業務對接,提高議價能力等。

但與此次入股同步披露的另一個交易,卻又有“籌錢”的嫌疑。凱撒旅游同日公告稱,決定將持有的國貿大酒店和國茂實業100%股權一并轉讓給陜西時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轉讓價格分別為3931.28萬元和2365.78萬元。

截至發稿,凱撒旅游方面并未就兩宗交易的因果關系回復記者的采訪郵件。但有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凱撒旅游主要以出境游為主要業務,近年來受OTA(在線旅行社)下沉開店影響,業績有所下滑,在這一背景下入股海航酒店,除了實現合作外,也可為其流動資金“輸血”。

事實上,就在凱撒旅游宣布入股海航酒店三個月前,上交所公布的信息顯示,海航酒店發行的一筆20億元的2017年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被終止發行,承銷商為開源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但海航酒店方面始終未對此作出說明。

而凱撒旅游也并非第一次“出資”海航系企業。2018年初,該公司宣布停牌重組,涉及香港快運航空有限公司、海航思福租賃股份有限公司、康泰旅行社有限公司、新華旅游有限公司等11個標的,且多為海慈基金實際控制。彼時就有業內人士公開表示,凱撒旅游重組,有整合海航內部旅游資源為集團輸血的可能性。

“此次凱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還是有業務協同的需求,在業績滑坡情形下,更有拓展業務的需要,當下輸血海航酒店并不明智,”民航評論員綦琦對記者表示。

此外,記者查詢財報發現,凱撒旅游2019年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18.06億元,同比增加0.41%;扣非凈利潤虧損1075.43萬元,而上年同期卻盈利2694.95萬元,同比下降139.91%。而這一業績表現,也只是2018年不佳業績的延續。2018年全年,凱撒旅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94億元,較上年同比減少12.03%。

海航酒店盈利腰斬,壞賬超2524萬元

與凱撒旅游相比,海航酒店2018年凈利潤表現稍好。根據最新公布的審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海航酒店營業收入91.6億元;凈利潤8776.4萬元,與上年同期3.37億元相比,下滑明顯。

據了解,海航酒店主要從事兩大業務:酒店和租賃。酒店業務方面,該公司擁有唐拉雅秀系列酒店、廣州威斯汀店、三亞亞太國際會議中心等,且下屬酒店產權為酒店控股及其下屬子公司所有,均為自建;租賃業務方面,海航酒店對外出租項目主要為重慶海航酒店、城建天譽及天津中心。

在2018年海航的出售名單中,包括北京唐拉雅秀酒店、三亞皇冠假日酒店、蘇州飯店等項目,至于出售成功與否、收益如何,海航方面并未公開。但記者在查閱審計報告時發現,海航酒店總資產出現明顯下滑。2017年,海航酒店總資產顯示為424.7億元,而2018年這一數據調整為292.2億元,是否受出售資產影響,海航酒店方面并未具體說明。

綦琦對記者表示,酒店資產一直是海航出售的重點,它與住宅項目、寫字樓、金融資產共同組成海航出售的主力。但海航旗下的酒店資產分布比較廣泛,無論是集團還是各個上市公司都或多或少擁有酒店資產,“北京唐拉雅秀酒店的虧損是業內共識,海航酒店處理這一資產也是為保證盈利。”

此外,在盈利大幅下滑背后,海航酒店的壞賬損失也翻倍。2017年,該公司壞賬損失1217.3萬元;2018年同期,這一數據增長到了2524.7萬元。同時,海航酒店2018年計提商譽減值損失788.9萬元,全年資產減值損失合計達3513.6萬元。

熱衷關聯交易的“海航系”

值得注意的是,海航酒店雖然營收下滑、資產減值損失攀升,但在2018年,其仍從海航控股(600221.SH)手中買下北京燕京飯店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燕京飯店”)35%的股權。彼時,該公司在公告中指出,這一交易的金額共計2.68億元人民幣,而這一交易也已構成關聯交易。

交易完成后,燕京飯店成為海航酒店100%持股企業。但從交易標的本身來看,截至2018年7月31日,燕京飯店經審計總資產為27.63億元,凈資產為-2.73億元;經審計營業收入為6587.89萬元,凈利潤為-2297.63萬元。2017年全年燕京飯店同樣處于虧損狀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燕京飯店經審計總資產為28.71億元,凈資產為-2.50億元;經審計營業收入為1.36億元,凈利潤為-3374.20萬元人民幣。

作為海航“聚焦航空主業”重要載體的海航控股,在剝離燕京飯店時曾公開對外表示,這一交易有利于實現海航控股資源的有效整合,優化公司資產結構,進一步實現“聚焦主業”經營,符合長遠發展規劃。在業內人士看來,該公司對作為“接盤俠”的海航酒店卻未做說明,讓人懷疑是在為航空主業“輸血”。

事實上,海航在航空旅游板塊的關聯交易不僅限于凱撒旅游、海航控股與海航酒店之間。前兩者作為上市公司,融資渠道更為多元,曾多次被質疑為集團“注資”。

其中,海航控股曾在2018年內部控制自我評價報告中承認,公司與海航集團存在大額非經營資金往來,相關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而海航控股在2019年4月披露的一系列操作,包括向嘉興興晟收購新華航空12.18%少數股東權益,向海航集團收購海航技術60.78%的股權和天羽飛訓100%的股權,收購價款抵減資金拆借本金38.34億元,且海航集團以銀行轉賬歸還剩余本金和利息等,引起上交所的關注,并下發《問詢函》,要求其說明資產收購是否存在溢價高估的情形。

綦琦告訴記者,一方面,上述交易是海航控股對相關資產的收購,在業務方面的延伸;另一方面,上述舉措也將起到為海航集團注資的作用,可以進一步緩解海航集團的資金壓力,為其輸血減負。

但集團內部資本騰挪是否有利于“聚焦主業”?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這是海航現階段渡過難關的做法。上述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高負債問題不解決,左手倒右手也無法解決根本問題,還是要不斷調整業務結構,對降低杠桿率加以重視。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藍經”(ID:lanjingchanjing),作者:李丹昱,原標題:《凱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頻繁的關聯交易難解流動性困局》。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