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創接班人孫喆一的“文化苦旅”:子承父業,道阻且長

融創讓孫喆一擔任融創文化總裁一職,既是要讓敏感的年輕人好好地發展融創的文化產業,也是對孫宏斌接班人的進一步考察。

地產二代孫喆一正承擔著孫宏斌期望構建“東方好萊塢”及融創文化成為“中國版迪士尼”的重任,這無異于一場“文化苦旅”。

5月底,融創中國董事局主席孫宏斌在青島對標迪士尼:我們現在的文化集團和文旅集團結合起來就是中國的迪士尼模式。

好萊塢大片《流浪地球》的拍攝地東方影都位于青島靈山灣,這里曾經承載著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的電影夢,它被人寄予“東方好萊塢”的美好憧憬。如今,這里成為融創文化集團的主戰場,亦是孫宏斌之子孫喆一“子承父業”的陣地。

“融創文化集團的主要資產包括東方影都影視產業園、樂創文娛和樂融致新。”一位融創文化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融創文旅集團和文化集團是相對獨立的,小孫總(孫喆一)全權負責文化集團,陸鵬負責文旅集團。

一位業內人士認為,接手融創文化集團,對于孫喆一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而融創讓孫喆一擔任融創文化總裁一職,既是要讓敏感的年輕人好好地發展融創的文化產業,也是對孫宏斌接班人的進一步考察。

全新上任的文化總裁

對于孫喆一來說,孫宏斌是把融創未來的核心業務之一交在了他手上。

2019年初,融創完成了以“地產+”為前提的四大戰略板塊全新布局,包括融創地產、融創服務、融創文旅和融創文化,孫喆一任融創文化總裁。在1月25日青島東方影都影視產業園的迎新聯歡會上,孫喆一亮相并致辭,側面宣告了融創對東方影都的“主權”。

據業內人士透露,在不久之前,樂融致新電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主要人員信息發生變更,孫喆一成為樂融致新董事,原董事張昭從名單中退出。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獲得樂融致新控股權后,融創將其納入文化板塊。

而在2017年7月,萬達以438.44億元出售萬達西雙版納、南昌等13個萬達文旅項目91%股權予融創,東方影都就包括在內。2018年10月,萬達再以62.81億元出售原文旅集團和13個文旅城項目的設計、管理和規劃公司予融創。

可以說融創的文化大業有萬達創始人王健林親手做的“嫁衣”。王健林曾經憧憬,到2020年,萬達集團營業額一半要來自文化板塊。彼時,幾乎整個電影行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前來捧場,萬達傾力打造的“東方好萊塢”——青島東方影都項目風頭一時無兩。

后來王健林大刀闊斧地對萬達進行“去地產化”,將高投入周轉時間長的文旅項目主動打包賣給孫宏斌,徹底告別原有的文旅地產,青島萬達東方影都,真正變成了融創東方影都。

融創文化集團的業務核心之一,即運營東方影都融創影視產業園。目前東方影都規劃建有40個世界頂級攝影棚,其中包括世界最大的1萬平方米單體攝影棚,世界唯一室內外合一水下影棚。

“打造一個成功的產業地產不容易,文化的戲臺搭好后,還需要盤活。”孫宏斌說,關于東方影都,融創下一步主要是提高軟件水平,做好后期制作、配套服務,以及拉長產業鏈。

作為一家沒有文化經驗的房地產企業,融創如何在沒有經歷過“走”就迅速“學習攀巖”遭遇普遍疑問。這也是所有“外來者”入局都會面臨的現實問題。

挑戰“文化苦旅”

有王健林在前面打下的基礎,孫喆一有一個相對好的起步,但要真正達到孫宏斌的預期,并不容易。

一位影視圈業內人士指出,王健林“忍痛割愛”的背后,必然有將理想變為現實的困境。曾經萬達沒有解答的難題,融創絲毫未少。如何捏合萬達和樂視未曾捏合的“黏力”,如何在整個行業處于理性回歸的大趨勢中順勢向上,則是融創文化面臨的現實難題。

眾所周知,融創文化集團的核心資產,悉數由孫宏斌并購而來。其中涉及對資產質量的調查、融資與對價磋商、簽署和交割間的合同保證、股權或控制權的實質性交割,以及接管標的公司后的治理等諸多問題。

一位熟悉融創的行業人士透露,“在萬達城資產的并購和交割過程中,孫喆一參與其中,孫宏斌希望兒子熟悉集團高級別的并購業務,也讓他對后續產業運作有一定把握。”

從融創2018年年報來看,物業銷售仍占到整個集團收入占比為94.36%,而文旅城運營收入占比僅為1.63%,約20.28億元,對整體營收的貢獻率偏少。目前來看,東方影都也仍需要大量的投入。

“有時賠錢并不等于賠本。”孫宏斌相當樂觀,以《封神三部曲》為例,租影視棚的租金為3000萬元,但融創要投入3.6億元改善場地。但是我覺得這值了,因為這個劇給東方影都帶來了巨大影響力。“影響力大了以后,其他生意就好了。”

據融創內部人士透露,孫喆一對于文化內容的發展前景十分看好,并想借機一展抱負,這與其父孫宏斌的觀點不謀而合。

“孫宏斌的確是在培養孫喆一,現在覺得他在商業上比較成熟一些了,才把文化集團這攤子事兒交給他。” 上述熟悉融創的行業人士透露,與孫喆一搭班子的高管還有樂創文娛CEO張昭,“張昭在影視行業經驗豐富,孫喆一在內容方面很有創意,兩人可以說是互補。”

當父輩的光環漸漸隱去,“80后”“90后”的新生代走上前臺。對于僅有五年地產經驗的孫喆一來說,跑贏這場“文化苦旅”,可謂道阻且長。

*本文來源:中國房地產網,本文作者:盧泳志,原標題:《融創接班人孫喆一的“文化苦旅”》。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